800-6200-137
上海今年最大旧改项目生效后,居民们开始搬家了!

发表日期:2020-11-11 14:54:36 文章来源:未知

午饭时分,在虹口区恭安坊狭小的弄堂里,搬家公司的平板拖车声此起彼伏,不见袅袅炊烟,没有扑鼻的饭菜香……一名来自河南的安保员小蔡在弄堂里巡视打量,为进出人员测温登记。

▲ 一个小小的老虎天窗正在源源不断地从里面递出居民家的家具和箱子

恭安坊所属的东余杭路(一期)是上海今年最大体量的旧改项目,由虹口区110、111、112、113、114、115六个地块“打包”组成,涉及居民5888证6322户。近日,这个大规模旧改基地迎来了最关键的一场大胜仗——以98.69%高签约率生效。6000余户居民将陆续搬离蜗居几十年的逼仄老房,迎来新生活。他们中的许多人,从青丝等到了白发,从自己结婚等到了儿女成婚,如今终于盼来了旧改的阳光。

▲ 当主持人宣布签约比例为98.69%后,开心的居民们拿着牌子走上主席台,站在签约比例的屏幕前,让记者们拍下这有纪念意义的一幕

上海今年最大体量旧改项目生效后

他们有话要说……

第一批签约者:“想和妹妹们做邻居”

▲季荣坤和老伴杨建民是第一个完成货币签约的。为了这个,季荣坤特意翻出当年的工作服,佩戴上军功章来到现场

时钟拨回到10月17日清晨,当天是东余杭路(一期)旧改基地签订货币补偿协议的第一天。身着老式军绿色公安服的季荣坤坐在轮椅上,被老伴推进征收办公室。“啊,老季,今天穿得这么隆重啊!”“哇,胸前还挂着军功章!”……居民们随即围了上来。

80岁高龄的季荣坤被夸得面颊泛红:“这可能是我经历的最后一件大事,不能落后!我翻出压在箱底20多年的工作服,争取第一个签约,扎好人生最后一次台型!”

▲ 10月17日,货币签约的日子。工作人员细致为居民分析“拿货币”和“拿房”的各自利弊。征收基地有几十间这样的房子,每一间都有三四名经办人员负责对接居民具体工作。

大喜事,我们不能落后

年轻时,季荣坤和老伴杨建民在外地工作,直到1997年回沪,在舟山路850弄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石库门前客堂内落脚,房门正对着共用厨房间,每天要吸5、6个小时油烟,上厕所就靠一只马桶解决。

1999年,看到周边有二手房出售,老房子也没有动拆迁的消息,老夫妻俩用省吃俭用下的钱凑上亲朋好友处借的23万元,买下了一套两室户。相比过去低矮的石库门老屋,生活条件有了大幅改善,特别是有了独立厨卫。

“真的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等来了旧改,又享了一次共产党的福!”季荣坤乐呵呵地说道,今年2月4日,当小区居委书记吴有康上门告知周边地块都被列入旧改范围时,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更让他惊讶的是,旧改推进的速度之快,没多久后一轮意愿征询便正式启动了。

我和老伴都是有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愿意带头签字,第一批搬家。”季荣坤拍着胸脯说道。

了心愿,我要照顾妹妹们

告别北外滩,季荣坤、杨建民商量后,决定将新家安在宝山区上大路上。这是因为季荣坤一直有个心愿未了,而这个心愿起源离家多年对妹妹们没有好好照顾的亏欠感。

原来,季荣坤在家里排行老大,有五个妹妹,其中,两个妹妹因为工作落户在江苏省,其他三个妹妹都住在上大路附近。“父母过世后,作为长兄的我,非常关心几个妹妹的生活。”季荣坤说,由于走路一天不如一天利索,大家相互看望的频次逐年递减。如今,最大的妹妹74岁,最小的妹妹也有65岁了,就盼着哥哥、嫂子能住在附近。

最让季荣坤、杨建民牵挂的是小妹妹。因为24岁的儿子患病离世,季荣坤的小妹妹精神受到沉重打击,不愿意走出家门,常常是坐在儿子房内发呆,或是默默流泪。季荣坤出门需要轮椅,十分不便,平日里只能让老伴多去探望。

看着一蹶不振的小妹妹,杨建民也疼在心里,隔三岔五经常做一些拿手的红烧肉、毛豆肉丝,装在保温罐内去探望。“中午做好小菜出门,乘528路公交车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将小菜放入冰箱,和妹妹说十来分钟话,就要着急往回赶。”杨建民回忆道,到家时,天也快黑了,又要忙着给老伴做晚饭。

今年6月底,季荣坤、杨建民委托女儿,在上大路附近看了十多套二手房。“我有轮椅,搬上楼不方便,首选一楼的房子,最好能有个小院子。”季荣坤关照女儿,院子可以小一点,将来养几盆花草、放一张躺椅就好。

没多久,杨建民和女儿便看中了一套一楼的房子,和中介公司签订《居间协议》。“这套新房就在小妹妹家小区的隔壁,穿过一条马路就能到了。”杨建民笑道,以后,她可以经常推着老伴去小妹妹家话家常,还能请小妹妹来家里孵太阳。

搬新家,凌晨五点起床

11月6日凌晨5时许,窗外的天空微微泛白,杨建民用一支胳膊撑着地板,侧着身体,慢慢地从地铺上爬了起来。为了赶在第一批搬家,家里的东西早已收拾装箱,连床也拆了。因为腿脚不好,11月5日下午,季荣坤被两个女儿送去宝山区锦秋路上的出租房内。

▲ 早上六点,家具和行李都搬到了楼下,杨建民扶着缝纫机看工人固定。她说这缝纫机还是老母亲留下的,至今还在用,搬家了还要带走

“今天是集中搬家第一天,因为预约居民多,三天前我们便收到搬家公司的电话,商量提前半小时上门。”说话间,杨建民已经叠好床褥,拉开房门,叫醒隔壁房间的两个女儿起床,帮忙将最后一些零散的日常物品打包装箱。

十多分钟后,搬场公司的工作人员就迅速地将几箱子物品都装上了车。杨建民在女儿的搀扶下,向海岸君挥了挥手,回头再望了一眼老宅。

第一批选房者:“终于可以讨娘子喽”

▲ 选房第一天。一个个被叫到号的居民小跑向选房板,直冲向自己看好的房子

对于选择安置房源地居民来说,10月23日是万众期待的日子,这是选房第一天。清晨6时许,虹口区保定路358号的旧改基地一号门入口处,已经有近百名市民汇聚于此。

“是她,是她,昨天抽中了一号!”“你的运气真好啊,抽到了第一号选房号,恭喜恭喜!”“我们都是第一批选房,运道都老好呀!”……居民们一碰头,相互恭喜祝贺。

▲ 摸号近两个小时后,只听到一声欢呼,阎桂秋摸到了0001号。她难掩兴奋,向人们展示她的选房号。她说她今天特意穿了红色的衣服,背上红色的包,图个吉利

人群里,一名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戴着眼镜的小伙子突然举起手中粉红色的选房单,亲吻了一口,兴奋地喊道:“终于可以讨娘子喽!”一旁,两鬓斑白的母亲鲁美云听到儿子的心声,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做功课,为100多套房源排序

10月20日,是居民领取抽房序号的日子。鲁美云上午要上班,请不了假,只能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去旧改基地。“你现在来正好,不用排队,随到随领。”在领号办公室,工作人员热情地把号码递给她。

此时,一名经过的居民瞄了一眼她手中的号,惊讶地说:“已经1537号了,号码这么大了?”听到这句话,本就不淡定的鲁美云脸上拂过一丝愁云,这么大的号码,还能抽到好房号吗?

拿到顺序号后,鲁美云走进征收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咨询:“顺序号很大,是不是就很难抽到前面的选房号?还有机会选大热门的彩虹湾安置房吗?”

▲ 居民们围在彩虹湾的楼房模型前热烈讨论

征收工作人员张秀芳一边拉着鲁美云坐下说话,一边拿出自己的工作记事本,安慰道:“旧改基地有1900多户居民选房,安置房源基本充足的,不用担心。如果想选择彩虹湾的房子,记得回家做好‘功课’:最爱哪个楼号、楼层的房子,排个次序,选房时根据剩余房源和喜好次序进行挑选。”

▲ 居民在好好研究房型图

当天下午,鲁美云就和老伴前往彩虹湾实地察看,远离小区主干道的居民楼相对安静些,靠近中央绿地的房屋视野更开拓、无遮挡……经过排摸,鲁美云对小区内居民楼进行排序:19号楼、29号楼,30号楼、26号楼、24号楼……小区的居民楼多为高层住宅楼,鲁美云听取儿子“住在高层住宅,视野更开阔”的意见,优先选择22层的房源、依次再选21层、20层……晚上,全家人商量了三个多小时,对自己满意的100多套房源一一排了序。

“旧改的阳光照进我们家,解决了阿拉超超无婚房的难题。”提起35岁的儿子,鲁美云有些心疼:“儿子很懂事的,一直不提谈恋爱、结婚的事。我经常提醒儿子,你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不能耽误自己的人生大事。然而,儿子从不接茬,总说自己工作太忙,等等再说。”

平常心,抽中了第13号选房号

10月22日一早,居民们根据抽房号的次序坐在广场上,等着从箱子里摸出选房号。1号居民,抽中了1799号选房号……每一位居民抽到选房号后,工作人员就会对着广播大声唱票。前50号的居民大多抽中了大号码,坐在台下的鲁美云有些忐忑不安,自我安慰道:“自己能抽中88号吗?188号也行,288号、388号也非常吉利……”

▲ 10月22日,拿选房号。工作人员报出每一位居民抽到的号码

当第600多号居民抽出第一号选房号时,鲁美云忍不住鼓掌、欢呼:“看到别人抽到好号码,我们坐在台下的人也非常开心,真心为邻居们高兴。”鲁美云笑道,说话间,188号被一名居民抽中,鲁美云自我安慰道:“还有488、588、688……能抽中前1000号都非常幸运的。”

▲ 摸号现场坐满了居民,看到居民摸到了前面的号码,现场也会欢呼鼓掌

终于轮到自己上台抽号了,鲁美云看着台下大部分座椅已空出来了,心想着“随缘吧!”将右手伸进大红色的票箱内,用大拇指和食指取票,结果两只手指连续捏了三次,均没有捏到一张票。恰好此时,小手指无意间碰到了一张票的一角,鲁美云大拇指和食指向后移动了2厘米,顺势拿起了那张票,交给唱票的工作人员。“这张是13号!13号!……”鲁美云非常意外,自己居然抽中了第13号选房号,下意识拿出自己的手机,要将这一喜讯第一时间告诉儿子。“儿子,多亏你一大早给老娘暖手!我抽中了第13号!”

“老妈,太感谢你了,我终于有房子讨娘子了!”听到电话那头儿子的惊呼声,鲁美云激动地流出眼泪,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听儿子说出结婚的想法。

选新房,如愿签约“第一志愿”

10月23日大清早,选房第一天,儿子超超特意请了假,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陪着鲁美云赶到保定路358号。此时,这里已经排着近百名居民。“你是几号啊?恭喜啊!”“运道好,心想事成!”“我们家家都有喜事啊!”……队伍里的人们相互热情地打着招呼。

因为选房号靠前,鲁美云和儿子商量后,又从100多套看中的房源中,挑选出最满意的5套。“毕竟前面排着十多位居民,我们需要将‘第一志愿’房源再扩容扩容。”

听着工作人员报出自己的选房号,鲁美云紧紧地跟着征收人员张秀芳走进选房区,在“彩虹湾房源”展板前停下来,指着中间一套房源说:“我们选择这一套!19号楼、22层!”

▲ “对,就是这个”,贴上红条子,一桩大事定好了

看着工作人员用大红色的胶带贴去这套房源,鲁美云乐呵呵呵地笑了起来:“这是第一志愿的第一套房,是全家人最喜爱的位置、楼层、面积!”

▲ 10月25日,选房第三天。下午一点半,市区彩虹湾的选房板几乎被红色覆盖

第一批搬家者:“这次我真的退休了”

▲“何晨杂货店”内因为正在清货和收拾东西,显得有些杂乱。何云富说,这是自己第二次退休

挑中满意的房屋,弄堂里居民纷纷打包、装箱,准备搬家。

东余杭路1021弄的深巷子里,“何晨杂货店”随着何云富的搬迁,终于歇业了。11月6日是营业的最后一天,海岸君76在店里见到了正喝着茶看着中文国际台的何云富,“这是我第二次退休,这次是真的退休了。”他边说着,边跟门口路过的老邻居打起了招呼。

舍不得,邻里更似亲人

弄堂里从有人家搬家起,邻居们碰头的问候语就变成了“侬撒辰光搬?”。营业的最后一天,即便不买东西,仍不时有邻居探头进店闲扯,询问搬家时间。另一头的何云富总是淡淡一句,“明朝一早。”

▲ 街头,几名爷叔坐在路边“嘎三胡”。一把热水壶,一杯热茶,就可以坐上半天。一位老邻居路过,递上一支烟,一句“侬啥辰光搬?”成了这时期邻居们见面最常用的问候语

杂货店里的东西早已卖得七七八八,柜台里只剩一些香烟、啤酒和棒棒糖。“啤酒已经被老客人订掉了,剩下几包水果棒棒糖将打包、分发给搬家工人,喜庆喜庆。香烟如果卖不掉,就孝敬我自己了。”何云富说,得知自己要清仓,老邻居们前些日子纷纷来光顾,并按原价买这买那。

店里的陈设,除了小冰箱、微波炉、电磁炉要带走,其他的不是当人情送了,就是不要了。“都用了很多年了,和我一样算老古董了。”何云富拎起了一只沾满灰尘的玻璃糖罐,“这种六只一组的糖果罐子,斜放在架子上的,外面很少能找到了。小时候,我们拿到零花钱就会去买这种装在罐子里的糖,1分钱5粒弹子糖。”

▲ 店里一角的老式玻璃糖罐充满怀旧色彩,何云富说这糖罐他小时候就有了,现在和他一样是老古董了。那时候,有了零花钱,就会来买这糖罐里的糖。以后不开店了,这东西也不带走了

如同儿时记忆里弹子糖的味道,邻居们互帮互助的感情也让他回味无穷。“搬到新公房后,这里老邻居的感情最让人怀念了。”何云富说,2018年老伴过世后,他常常大半天都待在店里,三餐就简单弄弄,一位喜欢烧菜的老邻居阿三得知后,每天都来给他送饭,没收过一分钱。

“有时候临时有事要离开店,邻居一喊,就会来帮忙。”正说着,何云富接到了一个来电,隔壁已经搬走的小建华要去旧改基地交水费的回执单,让他也准备好,待会儿来店里顺便帮他一块交掉。“我们这里的邻里关系好,大家都知根知底,谁有困难大家都会帮,比亲人还要亲。”何云富说。

挥挥手,俉要去白相了

杂货店斜对面的房子,就是何云富和妻子结婚后居住了45年的家,15平方米的三室,最多时住过五口人,丈人老头、丈母娘和他一家三口。年轻时何云富跑运输,参加过“小三线”建设,后来又回到上海继续做货运司机,直到1990年退休。

家里的三间房都在二楼,因此和其他旧式里弄一样,意味着回趟家就要爬又陡又狭小的木楼梯,这种楼梯年轻人走急了都会摔,更何况老人家要爬上爬下。于是,盘下家对面的店面,原是方便腿脚不便的丈人,搭个床睡觉用的。后来,丈人过世,何云富想着店面租金不贵,自己又退休了,不如开个烟纸店,多少能解解厌气、贴补日常开支。

2000年,小店开张了,不仅方便邻里,谁家在弄堂走廊里烧菜,发现油盐酱醋罐子空了,连锅子都不用从灶上端下来,差遣家里人跑几步路来买。偶尔忘记带钱了,先赊再拿都可以,因为都是每天打照面的熟人。

在老邻居眼中,街头巷尾的便利店、快捷的网购,都无法完全替代这种充满“人情味”的烟纸店,这里不仅可以买东西,没事还能坐坐“嘎三胡”。“消磨了时光,但内心丰富了起来。”何云富说。

如今,店要歇业了,何云富也迎来了人生第二次退休,他即将搬到杨浦区的过渡房,最后再搬到虹口区彩虹湾的新公寓,那里离儿子家近。问及对未来的打算,他挥挥手,“之后你找不到我了!我打算出去白相,这个月26日先和老邻居去朱家角三天,出去只玩一天没啥意思。”

原来,何云富非常喜欢旅游,和朋友出去十次,九次是他组的团。“我已经去过十多个国家了,但还是觉得我们国家最好,尤其是治安好。”说着,他从箱子里掏出了一顶从法国带回来的礼帽,这是过世的老伴之前和他去旅游时挑选的,“当时觉得好看就买了,回来没戴过几次,准备打包带到新家去”。

▲ 老何从整理好的箱子里拿出一顶黑色的礼帽给我们看,这是2014年过世的老伴和他去法国旅行时为他挑的

见礼帽上有些霉点,何云富从家里拿了晾衣架,趁着好天气再晒晒。一位已经搬走又回来和老邻居吃团圆饭的男人经过,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分别时说道“以后找时间还要再聚聚”。


上一篇:上一篇:上海搬家公司告诉您长途搬家小技巧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